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两株玫瑰,观稼堂东

已有 64 次阅读2022-9-9 19:00 |个人分类:他们&她们|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去世, 昆明1986, 大观楼, 故人


那年他们一帮同学被挑选、排练过往巫家坝迎接英国女王,小学生,视力1.5,边持花蹦跳边望见那金发蓝裙的妇人。列队等候飞机降落时,隔壁薪同学突然扑哧一声,她侧脸瞟,他识出她的不解,压低嗓子说:“抵仿腌萝卜一样。”她反应过来,说的是这鲜花队成员们的妆容,无论男女生,胭脂都抹得厉害。他自己如此,她也如此。成年后,她基本素面朝天,有皮肤敏感不耐粉底的缘故,也可追溯到他的那响扑哧。

单休日年代,周六下午,邻居巧同学不时约薪同学和她一道出游,她俩家住毛纺厂附近,大观楼公园成了他们仨常去的地方。

公园里,近华浦一带、大观楼下,还有水月寮(她翻了字典,“寮”,“小屋”的意思)、涌月亭、牧梦亭、观稼堂、催耕馆、澄碧堂,那时她还没有读过《诗经》里的“牧人乃梦,众维鱼矣”,笼统把这些建筑的名字视作对“四围香稻,万顷晴沙”“几杵疏钟,半江渔火”的概括。

薪同学和巧同学飙谁记性更好,都能把《大观楼长联》倒背如流。她自己懒,只能吞吞吐吐出开头、中间、结尾几句,觉得“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余韵袅袅。

过一些年她遇到王勃的“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疑心孙髯翁受过启发。

观稼堂东侧花坛内,昔日女王伉俪各种下的一株玫瑰,今天扦插成了一片,无芊绵态,实在不起眼。童年时她见过那玫瑰花开,一旁的薪同学问:“玫瑰?咋看的就仿月季?”

她答不上。巧同学也答不上。市区尚义街的鲜花生意还未开始,呈贡斗南村的土壤还未板结,他们对“玫瑰”的认识,就是那种带刺植物绽放的幽芳沁人、可以食用的花朵。那花坛内铭牌上刻的却是“植树”。

闻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辞世,忆往。高寿者,喜丧。一位虚职女性君主,她的在世及离世,意味着什么?

懂得观天象者,去岁末便识出“天枢星飞入中宫”……风雨如晦,不知该说什么,半晌,低语一句“真‘物换星移几度秋’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