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丽异木棉 @ 金碧路

已有 62 次阅读2022-11-24 23:11 |个人分类:采绿&采蓝| 故地, 故人, 卡里斯玛权威, 中国

取了药,见街对面有花盛开如羊蹄甲,叶型却走趱,遂走近去望。待仰头辨出,陈寅恪的“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顿时浮上心头。陈先生诗,写的是海棠,我的联想只缘于“广州”与“国家治理制度逻辑”两个词语。

美丽异木棉,昆明罕见,广州寻常,认得,通过相片。素来拙于结交,线下、线上,同杰锋相识,大约是他网上提问,我认真作答,断断续续便联系了十年吧,碰巧见过他发布的南国图像,有他母校的康乐园红楼之一——陈寅恪先生故居,也有穗城自夏而冬绽放的粉色繁花——美丽异木棉……“异”之谓,真是准。我的滇南故里,山间、街头,木棉不时可见,那是花瓣质地与花朵形状都具英气的植物,茁茁枝头的鲜妍,古人唤“炎”,现代人口中的“火红”。

气候干热的红河地区,木棉先花后叶,那往往是冬春交接之际,伟岸枝干上昂着的一朵一朵,分明是骄傲。蒙自旧城南门外那棵云树,尤其。我第一次乘车经过,窗外闪过一家馆子名为“攀枝花过桥米线”,日后当作稀奇对故人提起:“唛,四川人真是生猛,公然摸通南湖边卖过桥米线嘎!”不想被对方哈哈说我“眼睛长呢大就是冇得办法”——人家店铺匾额写的是“攀枝花树过桥米线”,以一旁那可观乔木地标而非我想当然尔的店家籍贯命名。

“攀枝花”,木棉的别称。

毗邻云南的“四川特区”攀枝花市,倒也得名于当地同治年间巍然矗立的那棵木棉树。

我已忘了南湖有没有波心荡漾,想得起的,是一朵炽烈木棉花不期坠地的动静,狠狠砸进人的心里。幻觉般收读的手机短信,预见不能的分道扬镳,放弃辩驳的横遭冤屈……有点出息吧!斑驳里的一切暗色,宜掩埋。

不同于木棉花的浑然明艳、瓣形朴实,美丽异木棉花的五瓣粉红,基部或黄或白,其上点了紫斑,纤巧的花瓣不甘边缘平平似的,微微反卷有如波浪。

多出不少心思,“异”得名副其实。

至于“美丽”,花瓣肉质而显敦厚的木棉,在我心里更胜一筹。

木棉和美丽异木棉,一样干带粗刺,异木棉树干下部膨大,有储水功能,类似猴面包树。事实上,三者同为被子植物门的锦葵科下乔木,乍看花朵有几分类似的羊蹄甲,则是被子植物门下的豆科成员。木棉、异木棉,生的是掌状复叶,羊蹄甲的叶子,则在近乎圆形之际裂出了“嚜嚜”蹄子的模样。

今日邂逅的两棵美丽异木棉,位于崇仁街口,大约属于那一带金融机构们的庞然绿化饰品。怔怔打量花、叶之美的我做不到专心致志,分神猜测她们是如何远道运输而来的,猜测她们会否也有乡愁……

在中山大学执教、治学、受尽磨难而辞世的陈寅恪先生,先后写过两首“海棠”诗。其一作于蒙自,那里,是他的避地,以“欲折繁枝倍惆怅,天涯心赏几人存”收束,另一首,则完成于他第二次的避地——岭南,缅怀手植在清华园里的海棠,内有“读史早知今日事,看花犹是去年人”。呆立引自南美、生根广州已久的美丽异木棉树下,思近日、近年纷纭,思周雪光先生一部《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所做的“一个组织学研究”,太多,种种,古已有之,绵绵不绝……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