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admin的博客 http://sszs.cc/?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255

日志

简单就是力量 少就是多

热度 2已有 583 次阅读2011-9-18 00:02 |个人分类:业界

推荐:

从设计好看转向易用

 发布时间: 2007-04-12 16:11 互联网周刊

    设计的挑战重心从设计好看转向易用的产品。简单主义的设计风格投射着当下人们对浮华生活的厌倦,以及对简朴生活的渴望。 

    2007年苹果年度大会(Macworld)上,乔布斯揭开iPhone的神秘面纱,人们的眼睛又闪闪发光了一次。苹果公司为自己的产品设计下了定义


:简单、朴素,这回iPhone手机同样延续了苹果的简单主义基因,与其诸多产品如iPhone iPod iMac的设计一脉相承。乔布斯在苹果年度大会上用iPhone手机打出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台下的乔纳森· 伊芙(Jonathan·Ive)这个为苹果诸多产品定调的设计者。有人曾经这样评价乔纳森,乔布斯找到一个不仅懂得如何完成他的理想,甚至能超越他想像力,而且一次又一次地做到的人。在乔纳森巧夺天工的设计中,将苹果标榜的简单、朴素的气质淋漓尽致地诠释,使简单主义成为一种更易为人接受的商业教义,拜苹果数变成为时髦人士矢志不移的选择。

    20世纪70年代,苹果公司就提出技术+艺术=商业力的概念。设计是一门语言,是连接消费者与设计者的纽带,苹果并没有发明什么新技术,他只是将现有的东西进行了重新诠释,用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来与消费者进行对话,从而直抵消费者内心世界,激发出无限的力量。

    少即是多

    乔纳森· 伊芙开发的iMac,打破了原本计算机暮气沉沉的形象,使计算机摇身一变成为时尚界追捧的玩具(想想90年代硅谷精英是什么丑陋的形象;松垮的西服,乱七 八糟的头发,不修边幅,西裤下踏着一双发黑的耐克旅游鞋;时尚界视之为下里巴人,他们能开发什么好看的东西?)。乔纳森· 伊芙将光与色彩的概念第一次引入到枯燥的计算机产品领域,之前没有计算机产品采用过这种不透明的灰色或米黄色塑料来包装,所以它一开始惹出不少争议,但没 有多久,市场就给出了它的最后判决:第一年iMac就卖出了200万部以上,成为离大众最近的时尚标签。

    这位行业内的佼佼者曾经因为出色的设计在伦敦接受了英国女王的册封,获颁大英帝国司令勋章,他曾经这样回顾自己在设计过程中的一个细节:设计苹果电脑 Power Mac G4 Cube时,我们用一整块塑料去设计东西,技术核心部件悬吊在一整块塑料内,这就不得不简化。1953年,在北欧的瑞典,一个家具经销商刚刚为一张桌子照 完相,正要装箱,旁边的一名助手说:天啊,这样实在太占地方了,不如把桌腿卸下来放在桌面上。助手的提醒带来了自助组装家具、平板包装这一新概念,也 使这个家居品牌走上了低成本之路。这就是宜家家居发家的故事。宜家的企业文化来源于斯堪的那维亚(Scandinavia:北欧)和瑞典文化,宜家所标榜 的简约主义以及对设计的精益求精使宜家在InterBrand(全球领先的品牌咨询机构)的世界知名品牌排名中居于第44位。即使在一个设计鉴赏水平相对 落后的中国,宜家家居也广受消费者喜爱,若是星期假日到宜家家居逛逛,有心人立即可以看出这种简单设计的商品在中国消费者当中发射出多么巨大的消费吸引 力。英国设计杂志《Icon》称:如果没有宜家,大部分人将无法获得当代的设计。并且把宜家的创始人坎普拉,也就是那个把桌腿卸下来的家具经销商,评选为 当代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时尚创造者。

    去除掉杂七杂八的东西。这或许就是苹果的减法法则,在设计中舍弃不必要的东西,保留必不可少的东西,而这些被提炼出来的要素获得了更深厚的精神内核。

    “少就是多是设计界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提出这个口号的是密斯·凡得罗(MiesVanDerRohe),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以及包豪斯的 第三任校长,他作品中的各个细部纹理都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绝对境界,甚至到了有些结构完全暴露在外的地步,但是这种风格的设计让作品结构看起来既高贵又雅 致,既纯粹又理性,它的简单主张变成一种不断演化的想像和一种持续的精神活动。

    设计潮流映照着一个时代的发展轨迹与社会心理的变迁。二战结束以后,世界的设计潮流开始走向另一个极端:形式也就是外形,以及它的文化意义被不厌其烦地强调。在强调功能的包豪斯以后,斯堪的那维亚的设计风格开始步向商业舞台。

    强调简洁、效率的社会性渗透到了斯堪的那维亚当地的设计思潮当中,在工业时代它和各种效率主义相关的思维融为一体,成为一种有着欧洲文化底蕴的实用主义风 格。它是一种比包豪斯更为柔和并具有人文情调的设计观点,即所谓的柔性的实用主义。它的风格在于它没有20世纪30年代那样严格和教条,形体和边角都 发生了柔化和弯曲,并与天然材料相结合,形成了一种怀旧的有机形

    丹麦著名设计师保罗·汉宁森(Poul Henningesn)的PH系列灯,和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的天鹅椅蛋椅蚁椅等,这些被传为佳话的简单设计,虽然体积都不大,结构也不复杂,但是对于产品的想像力,影响却是十分 巨大。这影响源自于对人的关怀,对产品功能科学性的分析,以及对材料真诚的尊重,这都是以前人们不够重视或者是设想失败的地方。而随着21世纪信息革命的 不断深入,人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丰富和多元的选择,产品设计中的简单是否能够征服消费者,带来深远的影响力,还是要看设计是否能捉住时代发展 的脉搏,洞悉社会大众消费心理。设计除了在产品与用户之间充当实际存在的联系纽带之外,还应该是意义的纽带。知名设计公司ZIBA(该公司曾联想公司服 务)总裁梭罗·凡史杰认为,设计的伟大之处是建立产品与消费者之间联系的过程,与人的需求建立联系,与人的渴望建立联系,与他们的文化和所处的世界建立联 系的过程。有的时候,帮助人们在他们的情感和自我之间建立联系也能得到很大的共鸣。简单主义的设计风格投射着当下人们面对越来越繁复纠结的现代生活,渴望 回归质朴生活的内在需求。而只有能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才能获得的非凡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密斯的名言少即是多”(Less is More)一度曾被反对者讥讽为少即是闷”(Less is Bore)。在这其中,闷的理由来自于哪里呢?简单设计并不是一刀切式的整齐划一,而是一门既讲究严谨的科学,又是充满跳跃灵感的技艺。优良的简单主义是在设计的删减过程中来寻找空间、线条和形式的博大内涵,乔纳森· 伊芙在设计iPhone手机时,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模型,就像是寻找符合缺口的另外半颗苹果一样,他反复打磨,精雕细刻,直至能够天衣无缝地与想像进行对接为止。

减法胜加法

    “少即是多,多即是少,这不仅是形而上的哲学也是设计中的实用辩证法,而的力量是来自于哪呢?简约主义的精髓又在哪里呢?

    通过最简单的手段达到最好的表达效果一直是各个不同领域设计者的终极追求。瑞士巴塞尔著名建筑设计师彼得·赞特(Peter·Zumthor)说:从一个过分混乱的环境到一个十分简单的环境,这样的感受肯定令人惊喜。事实上,在各种要素的簇拥中,图像、形式和声音过度饱和时,如何尽可能地减少及 筛除,成为最有说服力的举措。化烦琐为简单,机智巧妙地简化,这就是简约主义的精髓。

    将要素进行更加恰当的简化组合,最大化效率,简单主义变成一阵清新的风吹进人们渴望回归简朴的心理。在软件行业,甲骨文(Oracle)公司一直奉行简单 的企业文化,其市场总监马克·贾威斯(Mark ·Jarvis)在接受记者的一次采访时,感慨万分地谈到,简单概念在其品牌建设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早先,甲骨文推出了一则电视广告,广告中出现了 战争与冲突的画面,最后这个广告以一个红椅子的形象为结束。红色椅子象征着甲骨文的充满知识的座位。设计这个广告的人本来是这样想的,战争与争端是由 于信息的封闭与知识的匮乏,而甲骨文的智慧之椅能够化解这些冲突。这样寓意深远的广告结果受众却不买账。马克·贾威斯说,这个广告可以看作是甲骨文不会做 广告的一个里程碑。后来,惨淡的市场表现逼得该公司上下重新振作。马克·贾威斯坚持要言简意赅地提出产品的特性,提出了一个甲骨文坚不可摧的广告口 号,也许这个无比坚固的保证与承诺比解决世界争端的寓意更能带给人们安全感。正像那句中国的先哲老子所说:天下难事,必做于易说到底,直截了当地告诉 消费者你能解决什么问题,满足消费者的真实诉求,比天花乱坠的大话要奏效。

    生活的问题千头万绪,哪怕能解决一个问题,也是这个产品的闪光点20世纪70年代日本人推出录放机,它的功能只是录和放,但它的产品使用说明却有厚 厚一大叠,功能按钮一大堆(当年日本人流行超时加工,工作人员无奈之下创造出来许多不必要的服务);而现在,你的手机和PDA可以轻易地拥有上百种功能, 但按键却只有几个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产品功能变得如此复杂多样,但是使用上不断要求简化再简化。简单的设计就是要挖掘人们真正到底想要什么东西。如今,设计师的挑战重 心从设计好看的产品,开始转向设计易用的产品。以易用性和人的需求为核心的设计被行业内称为UCD(以人为本的设计),在1999UCD甚至被 国际标准组织确立为一种工业标准。

简单之路

    两年多以前,英国著名的设计师萨拉·伯曼(Sara· Berman)接到了来自于皇家飞利浦(PHD)市场总监的电话,她料想这家科技公司肯定是要她设计一些能够穿戴在身上的科技产品,她准备礼貌地拒绝这个 请求。而出人意料的是,她却在电话里花了一个小时和这个荷兰公司的高管讨论起简单的含义。最后,她心悦诚服地答应了PHD的邀请,参加了这个公司的简单主义顾问团(Simplicity Advisory Board)30岁的萨拉是英国正在崛起的年轻服装设计明星,基于简单主义,萨拉自己创立的服装品牌,销量在伦敦著名购物店Liberty’s里位列第 二,新款服装也是《时尚》常年的钟爱,在英国、美国、斯堪的那维亚和日本地区受到好评。这样一位对于简单有深入研究的成功者还是认为,通向简单的设计 之路却并不轻松。

    与萨拉相类似的是,香港著名建筑师张智强也同样接到了飞利浦公司的电话,这个23岁时获得米兰建筑展冠军,40岁获得意大利建筑比赛冠军的有为青年,也同 样被飞利浦关于简单的品牌规划构想所打动,心悦诚服地接受了邀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服装、汽车、IT甚至医学界的专家佼佼者都被请到了会议桌 前。这个具有悠久的技术传统的公司肯定是在开玩笑,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不懂技术的人做顾问呢。但请注意,这家公司也是全球最早就注重设计的先驱。或许对这些 顾问来说,将要开展的工作还不甚清晰,但是随着两年时间的不断深入,飞利浦找寻简单的计划,也正逐渐清晰起来。精于心,简于形(Sense and Simplicity,这是飞利浦为自己设定的新方向。设计并不是简单的线条与空间的组合,而是一种审视世界的态度,是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一种具有 普遍意义的态度和方法。一个企业要想带来深入的变革就必须打破一切的束缚与习惯。世界知名的产品设计公司IDEO总经理汤姆·凯利(Tom Kelly)的一句话值得记住:我们其实都在寻找各自的简单明了的界面。或许有一天,我们能够一下子找到合适的那把钥匙,就是在通向简单的设计之路 上的一个进步了。

    过去几年中英语世界中出版几本最为重要的设计学著作发出了相同的声音: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乔纳森·卡根和克莱格·沃格尔所著《创造突破性产品》、IDEO公 司总经理汤姆·凯利的《创新的艺术》和约瑟夫·派恩与詹姆斯·基墨合着的《体验经济》都指出,设计已不再仅仅是塑造悦目的形象,而是创新的艺术。商店里那 些庸俗乏味的商品,常常是屈服与妥协的结果,从多余的繁琐与累赘中解放出来,回归简单和质朴,才是通向创新的坦途。 (徐蔓/文)

 


1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zhuke 2011-9-19 14:55
简才是美,但是一味追求简也是不成立的,apple是很成功的样板。
apple 和 google 的对比很强烈,apple的界面一个人说了算,但是google的界面很多人说了都算,而且标准化文档也很多。apple也有标准,他的标准就是乔布斯。

反正我觉得,花哨的东西很容易,也有很多人可以做,但是一个好的简约的产品,不光是需要一个好的设计师,各方面决策因素也非常多。一直在寻找这种感觉,一直找不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