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走笔 & 慢诉

已有 78 次阅读2022-9-9 18:55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前辈哈喽!期待读见ML的传奇故事好久了~

初三时收到一管洞箫,同桌得知我能扒两下筝赠的生日礼物,“你自己都可以笑傲江湖啦!”忆往,因您新作以同箫关联的尺八开首、结尾,另外,也希望记起:一向懂事、俭朴的我,当年缘何会央爹妈给买一架价格不菲的古筝?

ML率性、不凡的一生,您有散文精彩记述过,而今作为小说蓝本,演绎出母子两代音乐家各自非比寻常的一个中篇,读时浑然不觉“轻舟已过万重山”——只因为电话、做饭不得不中断过。恰因为这故事分量不轻,很值得书写,我决定对前辈随后的打磨苛刻建议——

一、以“宫”“商”“角”“徵”“羽”这传统五音给各章命名,有心,但不妨再推敲一下,因小说的绝对主人公ML所擅长的西洋乐器,调式采用七声。

依然采用现有的五章框架及名称,也可以,那就让ML家儿子全篇贯穿,介入“商”“角”“徵”三章吧,让它们中虽无中国传统乐器“在场”,但情节、情结所致,有了小说首、尾JZ与尺八的内容。

二、前辈何不再发挥自己研读心理分析等的长项,加强对ML家儿子X光呢?

生于西洋音乐世家,自修习得十来种乐器的演奏,却选择了以相当代价(经济的、精力的、时间的)去国学习尺八,并生出演奏会举办的夙愿,目前以其父出家、其人自己欲皈依佛教而未遂来奠基,单薄了点儿。

JZ和他的妈妈ML,不如结成一种“相爱相杀”的关系,或者准确地说,是JZ对母亲单方面的“且杀且爱”——她把他带到这世界,她并未像其他母亲那样履行为母的义务,她使得他原生家庭不幸,她是某种程度上缩短了他父亲寿命的“祸首”,他不可能不怨她恨她;同时,她仪容的美好、技艺的超群、性格的出格,等等,又让他仰望乃至隐隐以为荣,甚至以为“榜样”。如果说,音乐天赋是JZ得益于父、母化合的遗传,他袭自母亲般的“风流”,有无可能被解释为天性之外的某种“仿效”?

对母亲矛盾的感情的存在,遂有了尾声处JZ在她葬礼上的以尺八送行。

三、同样需要被X光的,还有JZ的母亲ML。

在她颇传奇的一生中,最好能涉及对前夫、子、女的幽微感情、心态——

待遗腹私生女,她是她确凿的爱情结晶,因环境不得已暌违,ML为此承受折磨……

待儿子JZ,他是随她正式婚姻而来的后代,她怀胎十月的不易,她作为音乐家不能否认的他五六岁时已显现的天赋,她在他的容貌中发现自己的某些基因拷贝……他失学、失怙的遭遇,当在她心中触发过涟漪乃至波浪吧?

待她的小提琴教授前夫,他是她妥协(甚至苟且)的选择吧?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她何以同他结成连理?而他作为同事、同行,又何以没有介意或嫌弃地娶了她?婚后的不快、冲突源自何处?他后来的出家、早逝,她得知时曾作何感受?

以上,我想,作为一个日后纵然带有一定救赎意愿而肯至条件艰苦处支教的女性,逻辑上、情理上,避不开思忖、纠结,或自欺。

待初恋之后的那医生,ML与他的韵事,在心理依赖该“监护人”及遭遇“老手”得以身体开发、迷醉云雨之外,有无可能道出借以驱逐悲伤、填补空虚的因素?这样的女钢琴家,她的“风流”就不仅仅出于力比多,而能得到作者、读者的悲悯,她的形象,会更立体。

待后来的进修生恋人、台湾老兵恋人,也可更深一些挖掘。

待自己女儿恋人的“不伦”,尤其需推敲。在那男朋友,是为未来岳母ML的魅力所折服,在ML,某种恍惚所致?甚至,不要让那位男朋友是小提琴手(这是JZ父亲、ML前夫的技能唔~),安排他同为钢琴师?看到他,ML依稀见到了初恋,看到他和酷肖自己的女儿肩并肩,仿佛昔日重现,于是有了ML的“不道德插足”?

——女儿作为ML甘心情愿生育的后代,这部分内容不妨多设计几种缘由,择最优。

关于上述,我想到一部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的传记剧情片《她比烟花寂寞》,电影里,活得孩子般自我、不管不顾的天才杜普蕾,找到自己的姐夫求欢……

还有一部王安忆的长篇《长恨歌》,风情,跌宕,讲一生辗转多个男性怀抱的沪上女士,知天命的年纪试图通过与年轻男士的一段忘年恋来获得润泽丰盈,孰料……

《长恨歌》后来分别改编、拍摄成了电影、电视,电视剧耐看过电影许多,张可颐饰演的女主人公,角色拿捏得好。

前辈得闲时,可寻了看看,影像、他人文字营造的氛围或许对您润色有些作用。

从前对“铎”的认识,止于舍妹念过的学校讲“木铎金声,滋兰树蕙”,理解的是整句话的象征含义,今由您新作,始知其本意。

这初稿,我自己格外喜欢ML被发配煤矿那部分,恶劣环境里绽放的艳丽又清新之花,用音符、艺术对抗物理环境与时代环境。

很多微妙、优雅的描绘、叙说,就不一一举出啦,也因为它们的好,越发盼着这小说更好。

迄今只背得三首筝谱,惭愧也无心境、时间再背、再学、再练。我能记起的买琴缘由,有儿时在东风路上、艺术剧院对面那家古籍书店橱窗里见这乐器后的倾心(主观地认为琴书相连),有看了电影《知音》里小凤仙剑胆琴心的好奇,有它作为主要配器出现在香港老歌《明月夜》《沧海一声笑》等等里的悦耳……一个当年十来岁的家伙在购一件乐器的问题上有多重原因,现在她也便希望在您的扩容、修订稿里读见愈加多维的ML和JZ们!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