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秋水

已有 325 次阅读2022-11-17 16:44 |个人分类:安步以当车| 船房河, 采莲河, 金家河, 如坐春风, 白发少年

全麻弄坏了脑子,兄长赠《光绪普洱府志校注》到家,忘记把《花镜》给他,延迟了他跟鲁迅当“同书兄”。通滇池的河流里,兄长领着一气走了两条各一截。采莲河,别人推荐给他,沿河行,发现此地早已“网红”。游客喧嚣,建设鹄立,兄长嫌它不及船房河好玩儿,后者野趣犹存。

我只是有些遗憾,遗憾两岸缤纷衣饰、直播支架的主人们,一心融入镜头、捕捉画面,忘了身临其境应当优先亲眼打量。

水质确佳,应该跟我们抵达的河段近广福路有关,说藻荇在波光间“蒙络摇缀,参差披拂”大抵不错。此季的明黄、暖黄、橙红、棕褐及青绿,来自以水杉为主的树列,间或也见三角槭等等,叶片颜色正值色泽渐变过渡阶段,已然入冬,但高原的朗照和干燥挽住了秋光,金绿色、金黄色、金褐色悬在同一棵树上,少年的叶子、青年的叶子、壮年的叶子、晚年的叶子一道熠熠。

兄长提起他家庭院里红叶的枫,他文章里写过它们红色的羽状叶片,当是鸡爪槭,叶片边缘锯齿鲜明。“枫”“槭”原本有别,只不过有些槭,因秋冬叶片变得艳丽,被俗称作“枫”,三角槭、鸡爪槭,都是这样。若不严格追求“多识于草木鸟兽虫鱼之名”,倒也不必计较。何况中国古典文学里,“停车坐爱”“夜半钟声”等等,早把“枫”变成了意象。

想起曾尾兄长走过的金家河将入海那一段,道窄,人少,溢出藏于景区一侧的“3D列维坦”气息。当然,是绘制《金秋》《白桦林》那一路的列维坦,季节、阳光给予的色调、质感,以及植物自身的形态。

兄长问起哪一季去的拉萨,他自己是某年的九十月间,极目尽染的层林,其间有白叶子的树。我的旅行发生在冬、夏,但“白叶子的树”,也邂逅过,应当是白杨,白杨叶面覆有白色绒毛,叶背尤密,钴蓝天空下,可不就是满枝银箔闪耀么?那闪耀伴着风用指头拨出的簌簌,那年7月的接连几个中午,我躺在覃叔叔家二楼的沙发上,带着困意,呆呆听那窗外的动静。在海拔3650的高处,在暂脱胼手胝足的途中,我可以毫不理会交易价值地偏爱银箔,偏爱它异于金箔、不事张扬的锃亮雅致。

领教过作为热闹景观的采莲河,折返,过街沿船房河行。此河名字由来,小时候因好奇“船房小区”的得名留意过,缘于河道连通滇池,昔日常有船只泊在人家房前屋后。当日见到此解,一头子忆起有个段子,说“上海市吊车总厂”简称“上吊”,笑过,嫌“船房”提取得粗糙,嫌自己韶颠颠。

船房河的城建人工痕迹不那么重,过往多路人,遂恬淡。有小鸟轻轻巧巧翩飞水面上划出波浪型轨迹,是丁丁雀,兄长说,他管它们叫点水雀。“丁丁雀”“点水雀”,都是别称,形象“注解”这种鸟儿临水而居,喜好悬停水面伺机捕捉小鱼小虾果腹,那悬停及起伏翱翔的样子,如同点水的蜻蜓。蜀、黔方言里,“蜻蜓”喊“丁丁猫”,所谓“丁丁”,直观张翼蜻蜓的T型模样,所谓“猫”,直观蜻蜓眼睛的既大且鼓仿佛猫眼。

“丁丁雀”或“点水雀”,学名“白鹡鸰”。白鹡鸰还有个“张飞鸟”的别称,源自它们面孔的花纹及配色近似粉墨登台的“张飞”,同时,这鸟儿性格刚烈、无从驯服也如张翼德,用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记述来说,“白颊的‘张飞鸟’,性子很躁,养不过夜的。”

“白鹡鸰”在《诗经》里还没有添加“鸟”字偏旁为其标签类属,《小雅·常棣》的“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描绘了手足情深。

路上,兄长说:“我还是认为……”关于我们之前讨论中对《诗经》理解的分歧。我不再反驳——好友间,求同存异,如坐春风。每个人的认知都不免携带各自阅历、性情,他自幼拥有“聪明刻苦男同学”的体质,他素来对文人圈子的“风花雪月”韵事频繁抵触反感,他一直谨记初学医时师长告诫的千万要把握好同异性患者接触的分寸……他若不是在某些问题上表现出几分憨直的“迂”,恐怕也做不到澄怀味象、真正浪漫。

这位“聪明刻苦男同学”,能够共鸣我的“Metavers之忧”,同样记得仲牧老师的“元理论”,他自己,是对海德格尔的“Gestell”一类做过思考、持有警觉的作家,理性、温度兼备。

随后话题,是由采莲河畔的熙熙攘攘多来自艳装出镜、摆拍熟练的老年人所引发,还是入冬意味着今岁尾声所引发,我竟一时模糊。执着艳丽固然有弥补青春、缓解寂寥、信仰富丽、照顾视力的诉求,也出自对衰老、死亡的恐惧。兄长又说医学干预的延年益寿,肉眼可见的效果,焉知没有遗传等等的作用。“人如果不死,地球咋个整?后来呢人咋个整?”他平静道。

我的耳朵嗡了一下。达观、通透难遇,平时见得多的,是焦虑、惊惶,前两周一位作家逝去,许多在线的哀悼表达之后,紧跟着发布者对养生保健“小贴士”的“分享”,令人有一点怅惘:他们从来不相信好字可以勒石。

也不全是不相信,而是自身缺乏让文章千古的能力。

不能保证自己在暮年绝对不会与死神讨价还价,但我愿意尽力体面、从容地应对一切。这个念头,使得头顶的苍穹,身旁的草木、河流、知己似乎一起成为一个约定的见证者,请Ta们见证届时我尚能微笑着擦亮船桨。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