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深水醉蛇网 返回首页

与尔同销万古愁 http://sszs.cc/?25282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有斗酒,藏之久矣”或遭封控的庄周

已有 58 次阅读2022-11-22 22:55 |个人分类:春与秋代序| 封控, 南博会, 昆明半马, 群体免疫

结霜,而今少见,更不必说陆游笔下“万瓦”的规模。单位距市区远,偶尔早间,低处草上会凝一层,遇到,忍不住想哪片幸存田地里被扎过的菜蔬今天会上市、会被幸运的人家买回尝它们的甜。立冬后深秋犹在,至小雪,本预示着寒流活跃、凛冬开启。但“原本”和现实是两码事,昆明连日的万里无云堂而皇之遮蔽了冬意,惟夕阳时分骤然抵达的冷,切换人的意识——气温与如饴落日的视觉形象之间,实在反差。今天,也不例外。

毕竟“小者,未盛之辞”,物候表现如此,朴素的人也如此。在张牙舞爪、趾高气扬之外,Ta寡言缱绻,磕巴封印了的爱情,粗糙皮囊下的滚烫,一切,同扩音器无关。

“小雪”,又一轮的封控季。居家工作,似忙碌过通勤的时日——奔波在外,人会借助松懈抚慰、犒劳自己,足不出户,双手闲下来难免惭愧。一场、一场的“腾讯会议”间歇,煮饭,修枝,锁边并缝合了1/3件衣裳。布料往大商汇买来,一搁七八年,再不裁缝恐怕就要逗虫啃了,织物的经纬密度不及品牌店里的法国麻,颜色倒是市面上罕有的,鲜明,不俗,古人谓“品红”。

穿针绕线时,走神思忖:倘若庄周身陷封控,我们今天这般的封控,他的“虚室生白”属于油然还是表演?

评论 (0 个评论)